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英 的博客

重剑无锋—影响有影响的人

 
 
 

日志

 
 

视点体现价值(2)  

2009-05-19 18:07:06|  分类: 关于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州会展中心的设计规划,同样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工作。就像一个心理素质极佳的运动员,越是遇到强对手越是斗志昂扬。余英接受了这个任务之后,兴奋、激情、灵感……一个处于临战状态的项目指挥者所需要的一切优势心理因素都在余英的内心深处麇集

   他废寝忘食地寻找资料,收集信息,网络人才。忙得一塌糊涂。

   余英夫人后来说,那些日子,说他像个傻子一点都不过分,脑子里全是会展中心、会展中心,要不就是什么结构呀、外立面呀,本来我们聊得好好的,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会闹出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弄得我直害怕,这个人怎么了?是不是疯掉了呀?要知道,他本来是个很懂生活的人呀。

   建成后的会展中心,让广州市民又体验了一把惊喜意外到来的美妙。

  硕大无棚的玻璃幕墙,采用了世界先进工艺技术的钢梁结构主体,一座可让一个城市的人为之骄傲的建筑落成在珠江之滨,五羊城的眉宇间冒出了一颗令人惊艳的美人痣。

   想和余英就这些四处趸来信息核实的时候,余英连笑都懒得一笑,他皱皱眉反问,你以为那样一个大型系统工程,不过是举手之劳?是某个个人动动脑子就可以的么?

   也许他意识到这样可能让对方感到很尴尬,于是他转用很温和的口气说,从一个城市的局部建筑环境出发,在这样一个基础之上考虑你具体的建筑规划设计怎样才能与之和谐,形成一种比较大器的互衬美,才是一个比较成熟的建筑设计师或者才是一个比较合格的建筑美学工作者。

   城市策划更是我喜欢的工作。作为一个专家我更喜欢城市规划和建筑设计以及城市管理学来为城市策划一些重大项目。                                                                                                                                               

  无论如何,余英也不肯谈起他怎样被招聘到沈阳担任领导职务的这段历史。没办法,有关这一段只好隐去。

   但是通过其他渠道,还是了解到一些余英来沈阳后的一些主要的工作情况。

   余英在当时的市建委副主任的位置上到任后,主持的第一项工程就是二环地下通道改建工程。那是沈阳的南大门。当时的南二环为全线高架。进出沈阳只能从南二环的小洞口穿过,在相当长的一段路途上,两面的斜坡遮挡了视线,不仅根本就看不到沈阳的风光,甚至连沈阳的人也看不到。

   工期紧,工作量大,眼看着就要到了冰冻季节,余英心里那个急呀。事不凑巧,原定的出国考察计划将在“十一”成行。但是,怎么放得下这一大摊工作呢?余英向上级领导请示,要求放弃出国考察计划,继续留在岗位上。

   七天的长假,余英始终忙碌在工地上……

  在市建委工作期间,余英还主持市图书馆、市少年宫等大型公共建筑的设计和规划工作,这两个造型别致的建筑已经成为青年大街上一处引人瞩目的都市风景。

   调离建委后,余英来到国土资源和规划局担任副局长。

   短短的一年多时间,他先后主持了大浑南规划和五里河城区改造规划。这两项规划以科学严谨的论证,巧妙的构思和高视点的大局观,赢得了广泛好评。

   在制定大浑南规划的过程中,余英认真体会市委、市政府的战略意图,并且通过他和所有相关同事的努力,把这种战略意图变成详尽细致的“作战示意图”。在这个“作战示意图上”,以机场为核心点的物流中心发展方向,以浑南大学城为核心点的教育科研中心作用点,以浑南新城区中心地带包括大型公园、奥体中心在内的开放型体育休闲功能中心点,无不体现得淋漓尽致。

   余英还曾主持过“沈阳市色彩规划”——说得简单明白点,就是沈阳的城市主色调应该是啥颜色。

研讨会上,专家学者们展开的激烈的争论。多数专家认为:沈阳是北方城市,应以暖色调为主。余英在占有大量一手资料和仔细研究的基础上,经过慎重考虑提出了相反意见。余英认为,沈阳和北京一样,同属北方城市,而且是全国仅存保留有完整皇宫建筑群落的两座城市之一,与红墙碧瓦最好的对比色是浅灰色和浅咖啡色。

   余英的意见最终得到了专家与领导的认可。

   虽然这些都属于听来的,但每一件都是经得起检验的事实。

   站在局部时,能从更大的局部着眼;站在一个相对的全局时,又能从一个更加宽泛的视点出发。

   也许,还是亲眼看到某些细节才更加生动,更加鲜活。

   在余英的办公室里,两次巧遇一位房地产开发企业的领导。第一次,余英反复和他讲建筑立面的重要性。余英说,一个城市的色彩就是一个城市的一张脸,没有品位的建筑立面,就是人为在自己脸上贴麻子。余英不厌其烦地说,反复说。

   那位开始还一脸的无所谓的开发企业领导,终于很真诚地表态说,余局,我服了。你说,我那个立面怎么处理吧?

   余英一点也不客气地说,重新来过。

   那位开发企业的领导想了想,斩钉截铁地说:好。

   第二次在余英的办公室里又遇到了这位开发企业的领导,余英正在把一大摞建筑立面的资料拿给那位开发企业的领导看,边向那位开发企业的领导作具体说明,边在那些资料上指指点点:这种立面和你那个项目的定位有什么关系,和周边的建筑环境又是怎样的关系,这几种比较起来,哪一个更理想……

   足足一个多小时,那位开发企业的领导才欣然离去。

   门要关未关之际,他没头没脑地甩下一句话:政府官员如果都象余局这样,我们就不用犯愁了。看来,现代社会太需要学者型官员了。

   余英稍稍愣了一下神,冲着已经关上的门没头没脑地说:我是什么型,需要不需要,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更不算。只有沈阳的老百姓说了才算。

   这就是余英:视点体现价值;学识与才华决定视点。

  评论这张
 
阅读(2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