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英 的博客

重剑无锋—影响有影响的人

 
 
 

日志

 
 

别在2010年毁了中国经济(2)  

2010-02-06 23:3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年,世界经济仍在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的痛苦之中,中国经济却在率先复苏,增长速度高达8.7%。也就是在这一年,中国已成为最大出口国,最大汽车销售国(历史上,美国汽车销售曾达到18500万辆,2009年中国1300万辆的汽车销售量远远未达到美国最高销售记录,只是美国下来了,中国才成为全球第一)。中国还已成为世界经济增长最大的贡献国(这一桂冠多年来一直是美国)。此外,中国去年IPO超过500亿美元,美国才200多亿美元,中国又超过了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的IPO,其中原因还是因为美国掉下来了。还有一个非常重要数据,2009年中国的工业净产值第一次超过了美国,中国的工业增加值也超过了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美国工业规模在1892年超过英国之后的20年,实现了对英国的全面超越)。因此,经济学家王建预言:中国股市将在2020年4倍于美国;普华永道等预言:在2030年中国经济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

 

   始于美国的全球金融海啸同样为中国崛起带来了百年一遇新机遇!2009年,金融海啸对中国既是前所未有的挑战,更是百年一遇的崛起良机。中国交出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2010年,更是中国经济起飞的绝好时机!我曾经在2009年底写了一篇博文:“别在2010毁了中国经济”。文中特别呼吁:“2007年中央各部委擅自出台违背市场经济规律的文件、规定,究竟给中国经济造成了多么巨大的损失?谁能算清楚?谁又敢去算?2008中国经济低迷,周边的国家因此白白得到多少发展机会,我们又损失了多么大的机会成本?2009中国经济一枝独秀,2010房地产能否继续作为新一轮中国经济增长点,使中国经济摆脱‘内外交困’的局面,2010年是关键之关键!2010,对于中国太重要了! 2009年,特别是年底,中央政策频出,可以被称为是中国房地产的‘政策月’。现在看来,明年不会也不应该是‘政策年’。别在2010年毁了中国经济”! 但是,就有人喜欢用耸人听闻的所谓“泡沫论”,影响中国经济平稳健康发展。 

 

   “泡沫”真的就那么可怕吗?在市场经济学环境下,资产泡沫是现代社会新财富的一种存在形态。现代金融市场的核心价值是交易价值,而交易价值存在的基础就是市场的预期与货币的流动。投资人群体,作为市场的参与者,把对货币的流动性偏好转化为对资产的流动性偏好,在资产交易的市场中,任何资产的价值都取决于预期的和真实的交易。习惯于实体经济的人们,信奉的核心价值是来自于土地和劳动,要么信奉土地是财富之源,相信劳动是致富之本。但是,在现代社会,特别是在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形成之后,政府经营货币,金融经营预期,二者合一创造着货币和资产的流动性。在虚拟经济社会,人们的财富偏好已经从实体经济转向虚拟经济,货币的流动性带来了资产的流动性,资产的流动性又反过来提升了货币的流动性。正是因为市场参与者的预期和交易,创造了资产的流动性溢价。现代金融业对交易性资产的偏好,不断创造着资产的流动性溢价,人们对虚拟财富的追求又不断确认了这种新财富的价值。


  在现代市场经济中,货币、金融和实体经济三足鼎立,共同决定着社会财富的生产和分配。三者之间的关系好比力学的杠杆原理:实体经济是支点,货币流量是杠杆,金融以多层次的杠杆率撬动虚拟财富。美国的华尔街以房地产为支点,通过多层次金融产品创新,撬动了一个巨大的虚拟财富。在美国房价由涨停跌之后,由于“支点”倒了,财富大量“蒸发”,金融危机撼动世界!虚拟财富的流动性溢价就是“泡沫”。

 

   中国经济目前尚处于泡沫形成的初期,因为衡量中国房产泡沫是否达到警界值的标准并非“部分城市房价上涨过快”的绝对标准,而是资产总值与信贷规模之比,其他信贷扩张的度量也不例外。资产价格的上涨并不直接等于泡沫化的升级,关键指标是资产价格中内含的风险溢价,即信贷扩张的水平。信贷扩张的水平看贷款率,金融创新的水平看杠杆率,用这两个指标来衡量,中国经济中资产泡沫化的程度远远没有达到“破灭”的程度,资产/信贷的比例完全处于可控水平。

  资产价格的高低不能与泡沫化资产中的风险溢价划等号,所以不能看到房价上涨就惊呼泡沫即将破灭。资产价格持续上涨的时间越长,累积的虚拟财富就越高,虚拟财富的溢出效应也越高,社会对资产泡沫破灭的承受能力也会因此提高。比如当年的日本,一个超级泡沫从70年代到1990年持续了15-20年。在日本经济泡沫破灭后,20年的所谓“颓废”仍未根本改变日本作为世界经济强国的地位。

  此外,资产价格的上涨若同时伴随着信贷规模的比例下降(今天中国的货币紧缩政策),资产泡沫破灭的风险也会下降。例如,价值100万的房产贷款30万元,贷款率为30%,房价上涨一倍达到200万,贷款率下降为15%,在这种情况下,泡沫破灭的风险是下降而非上升。所以,并非任何资产价格的上涨都意味着风险上升。有效的金融监管是能够避免“资产溢价”,即所谓“泡沫”灾难性破灭的。(以上数据和部分观点来自《证券时报》和经济学家的研究成果,不一一注释)

  更重要的是,中国“部分城市房价上涨过快”与美国次贷危机还有本质区别。中国房地产的所谓“泡沫”更多的是富人的“储蓄式购房”;美国的“泡沫”则是穷人的信贷特别是来自金融创新过度的衍生次贷。
 
     上更有文章直言:“如果说日本近二十年来最悔恨的事情是什么?就是在上个世纪随意捅破房地产泡沫,导致了日本的‘失去的二十年’;如果说香港最心有余悸的是什么,也是上个世纪试图增加保障房,从而引发房地产市场的暴跌;如果说美国人最害怕什么?毫无疑问,就是克林顿总统的美国梦,让大量无买房能力的人买房,而随后格林斯潘十几次的加息和日本破冰水降温有异曲同工之妙,终于诱发次贷危机”。
 
  “和日本与美国都有点类似的是,当前,中国土地市场的投机正在兴起,房价也在飙涨,去年12月中国住房价格更是加速上涨,同比涨幅达到7.8%,飙涨的房价逼着高层出台的一系列政策,显然是动用了金融和加税的政策。但是,房地产从来就是与经济的血管——金融系统相连的,银行又是整个经济系统的心脏,在这种背景下,是采取日本的紧缩调控,还是加税式的限制门槛调控,还是像美国那样分散风险式调控呢?显然,以上三种调控的结局只有一个:衰退和爆裂”。
 

    所以,财经女作家叶檀指出:“国内挤压资产泡沫是正确的,错误的是去年制造的泡沫过大,如果目前就大幅加息将给国际投资者留出到中国抄底的空间,则是错上加错。实体经济摇摇欲坠远未向好,此时突然熄火或者急火猛攻都是大忌,惟一的办法是中药调理,逐步撤火”。

 

    还是那句老话,资产的流动性溢价是现代经济的一种存在形态。我们应该学会接受和适应货币、金融和实体经济三足鼎立的“常态”。中国经济和房地产是所谓“泡沫”形成的初期,完全属于可以控制的正常的资产价格上涨!也就是说,资产“泡沫”并没有“泡沫”这个词本身那么可怕。在泡沫的生成阶段,让金融体系保持充足的流动性,是中国市场经济稳定增长的重要条件。中国经济中资产泡沫化的程度远远没有达到“破灭”的程度,资产/信贷的比例完全处于可控水平。2010年的调控绝不可以采取过激的政策,更不可以错上加错!

 

   泡沫并不可怕,别将“泡沫”视为洪水猛兽,别在2010年毁了中华民族!


   


  评论这张
 
阅读(4050)|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