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余英 的博客

重剑无锋—影响有影响的人

 
 
 

日志

 
 

[转载]陈宝存:央企国企存在的合理性和中国经济转型  

2010-03-21 14:1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宝存:央企国企存在的合理性和中国经济转型

—与《历史的天空》作者徐贵祥老师商榷

    09年中国经济率先走出全球经济衰退的困局,中国经济全面回暖我们当时归因于我们的计划体制。实际不论是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还是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我们基本是依靠基建投资与房地产行业的拉动抵御危机的。我们98年的房地产市场化,成为拉动消费和投资的最重要工具。我们在09年中国经济走出全球经济衰退的困局是,媒体舆论一直在意淫。意淫的主题是欧美看到了计划经济的好处,多亏我们有投资拉动、房地产行业拉动以及国企央企的存在。

    然而我们这个民族又是十分健忘的。就是在09年从年初到年末,我们的舆论180度大转弯,对于国企央企的否定之声鹊起,我想大概是两层意思:第一,日子重新过好了,对央企国企某些行业的垄断经营与超高工资的异议;第二,归因于09年下半年开始的楼市回暖和地王频现,而且我们看到的是争夺土地的主力是具备央企背景的上市公司。

    3月20日上午,针对国企进军房地产行业遭到质疑,国务院国资委分配局局长熊志军表示,国企进入不是导致高房价的决定性因素,但此举造成房地产的利益格局面临挑战,因此国企在受“夹板气”,对此,他呼吁全国人大明确国企的定位;另外,他建议征收暴利税来控制房地产行业的利润。对此,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表示,事实上中央15届4中全会对国企的定位早就有过明确表述,这个问题不需要再讨论。“国企地王频现,我们无法指责国企,这个问题关键在于谁给了国企那么多钱?去年9.5万亿的贷款国企得到了大量的资金。国企有了那么多钱,势必要寻找合适的投资渠道。”

    关于国企央企的定位问题,国资委宣传工作局局长、新闻发言人杜渊泉18日表示:搞好国有企业,推动国有经济布局和结构的战略性调整,发展壮大国有经济,实现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是国务院赋予国资委的职责。我们将坚定不移地坚持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坚持两个“毫不动摇”(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和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增强国有经济的活力、控制力、影响力,更好地发挥国有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主导作用,促进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

    面对所谓的国进民退的质疑,这是最近的关于央企国企定位问题的表态。也可以看做是高层对国企央企定位的坚定不动摇。

    为什么会如此?为什么市场化改革31年,我们并未完成市场化的完全改革过程,为什么我们的经济转型如此艰难?单纯依靠中国民营经济是否可以顺利完成市场化的转型?这是改革开发以来一直面临争议的课题。

    在推动中国全面加入世贸的2000年,我们所有加入世贸时的承诺都是完善市场经济,争取尽快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但是我们看到的局面是目前欧盟和美国这些主要经济体,并没有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定位,甚至由此引发了09年初英法德与中国的全面对峙。但是,即便如此,我们还是一直坚持自己的道路。为什么?07年开始的中小制造业(我们错误的实体经济概念认为只有中小制造业才属于实体经济)危机,并非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而是我们的中小出口型制造业的转型严重滞后,面对新《劳动合同法》提高工资的要求,以及原材料价格的上涨,原有的本该97年就开始转型的低附加值出口,被我们推迟了10年以上。

    郎咸平有句名言(大意):我们在创造1元产值的时候,给美国创造的产值9元;创造1元利润,给美国创造的利润是6元。这是我们一直引为自豪的中小制造业的现状。但是,民营中小制造业转型,面临着从资金到设备也到产品的诸多困难。完成这一转型,至少5年甚至10年以上。所以我们面对全球金融危机的局面时,发出了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出口、投资、消费只剩下两辆的声音。这是准确的。

    中国经济转型的艰难还在于,我们的所谓高科技发展,势必受研发能力和高科技产品的产业化的影响。更受知识产权的影响。应该说我们对知识产权的漠视,造成了我们自主研发能力的缺失。但是这个问题很难引起重视。

   08年的微软黑屏事件,我当时写了一篇文章《陈宝存:从微软黑屏事件到房地产救市的合理性》2008-10-27 )文中很浅显的谈到:“在天津视频访谈中我聊到了一个观点,为什么中小制造业提振需要一定时间,而不可能一撮而就?聆听了郎咸平教授的讲演,我也在思索中国的中小制造业到底遇到了什么问题?东南沿海中小制造业在目前全球金融危机下能否短期简单恢复? 
    那么微软黑屏事件我是有不同看法的。国家版权局的专家对此问题有这样的表态:九成以上认为微软用黑屏惩罚盗版“做得有点过”。到会的专家认为微软打击盗版无可非议,但是以黑屏手段干扰用户的工作和心情,涉嫌侵犯了电脑用户的个人财产权和人格权。电脑屏幕是电脑用户的的个人财产,微软没有理由用侵犯他人财产的手段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
    专家都这样的思维,难怪普通大众了。当然作为老百姓的一员,我也用山寨手机,又便宜功能又好,这无疑是我们的普遍心态,不认为侵犯别人的知识产权会影响整体经济发展。
    但是,这影响了国内中小制造业恢复,因为我们已经倒闭的中小制造业主要是替外企生产,贴牌而已。这就有了郎咸平教授所讲的6+1产业结构,在我们实现一元的利润时,美国实现六元利润,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你没有知识产权的优势。
    对知识产权的无视,我们大家都是有功劳的。但是大家试想一下:中国某个高新企业在目前的市场条件下,还有否有研发的热情?用十年、100亿的时间资金投入,研发出来的产品投入市场,造假链条用不了一周的时间就把产品普及了。可怕得很。 微软黑屏事件国家版权局的专家们在鼓励小偷合法化。我非常赞同郎教授的一个观点,中小制造业的转型—要注视利润而不是产值。那么自主品牌和自主知识产权就尤显重要了。
    这样一来,中小制造业的推动和恢复是要时日的。房地产行业拉动内需就是目前唯一短期见效的一途,还有就是靠财政投资的拉动。 面对钢铁行业的局面,2万亿铁路计划无疑可以提升钢铁企业的信心,与钢铁有关的上下游产业链条回暖也就可以预见得到了。”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虽然我们目前的民工荒在东南沿海地区重现,但是,得益于全球经济回暖,中国的中小制造业转型又将滞后,原因是更新改造对于民营企业来说十分艰难。那么维系目前的产业模式,也就成为民营企业的首选。

    对于信贷支持中小制造业,是不是会使得中小制造业的业主将大量资金转移到房地产行业和炒股炒楼行为当中?这是不需要答案的。我们不是没有经历过金融的全面放开,我们也不能忘记曾经达到26%(利息加保值)的高息通胀的阶段。93年至97年的治理整顿,实际是对我们民营经济的发展,尤其是金融支持民营企业的否定。

    09年7月15日,我发表一篇文章《陈宝存:如果四万亿和银行贷款全部投向民营企业主?》,文章现在依然适用。摘引如下:
    “所谓央企还能是真正的国资委独资吗?想来如果正视这个问题的人们会持否定的态度。背景是央企身份也是保利、中海等公司的实际情况,但是既然是上市企业,股本成分就是在变化当中,应该为具有国企背景的股份制上市企业正名了。
    酸葡萄心理表现的最为明显的老潘,被任志强好一顿奚落是在老潘广渠路15号地铩羽之后的《财经五连发》节目上。对于势在必得的地块丢失,老潘确实很难受,这一点可以理解。这个节目也爆出曾与万科联合拿地的企图,那是在08年的一月份。对于王石的最后放弃联合竞标表示很不理解,原因是老潘自己说的:王石对媒体公开表示不再做地王,所以最终放弃了联合的努力。现在看来,王石的上述表态是多么的不明智。18亿拿45万平米嫌贵,现在25万平米老潘也报到了39.6亿。时间间隔了一年半。
    即使是按老潘38亿的估算,也说明地价的暴涨速度惊人是被广泛认可的。所以央企背景的上市公司中化方兴并非不理性。不过正向老任所言,确实存在起点的不公正。
    这话在这个节骨眼上说出来倒是没有被广大愤青们谩骂是很有意思的,足见广大愤青们的双重标准多么严重。资本家与中央企业争论起点不公正,如果不是在地产行业的话,资本家老任一定被广大的愤青们骂的狗血喷头,但是这一次因为地产,老任的固有思路的讲话被愤青理解了,我就不理解了。
    没有研究华远、万科、SOHO中国国有成分的构成,在我眼里,股份制企业很难说明这个企业的背景,这是发展的方向,未必国企背景的股份制企业就不是股份制了。而既然是企业,大家的目的无非是盈利,我想即使是央企背景,也不是在承担解决老百姓的福利住房问题的,这一点还是别上升到道德高度为好,央企背景的股份制上市公司拿地,也是要盈利的,并不像有些人士的善良愿望:央企拿地就是为了平抑房价,所以央企夺地的目的是不给资本家机会,然后在高价拿地之后大建保障住房。哎,被房子折腾的什么想法都出来了。
    对于融资的问题,尤其是中小民营企业的融资更为艰难,相比他们来说,华远万科SOHO中国这样的假民企好过得多,这也是不公正的,但是这是现实。我也说了很多国进民退的话,对于反市场的运作倾向大有微词。对于银行的傍大款现象我一直把银行当作过继儿子—指不上,这来源于多年房企私企经历,确实从来没指望过从银行拿到资金。但是还存在一个问题:那就是国企也未必能在银行轻松拿到开发贷款,原因在于央企国企的不能按照潜规则行事。这一点央企还是最大股份的万科王石已经说明了:王石不行贿。
    完善的市场化距离我们确实很远。但是市场化真的深入人心了吗?答案是否定的。总是在问题产生之时把一切责任推到市场化之上的人不在少数,我们在美国金融海啸到来的时候,有多少经济学家和国人庆幸我们是国有企业为主的形势呢?双重标准,不正是我们一直坚持的吗?
    改革开放的三十一年,我们最大的问题就在于和中国男足一样的道路不确定,学了这个学那个,自己的路不会走也就无法抱怨别人了。回头看很多乱糟糟的言论,在市场与计划间徘徊的经济学家也不在少数。不论什么体制,利弊互现是一定的。没有100%的有利于我们的制度。摸着石头过河的时代过去了,有关市场化还是计划的争论应当结束了。但是我们的思想不会结束这个斗争。我们折腾的太久了。
    在大家批评中央投资和银行贷款投向国企极为不公正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把中央投资和银行信贷全部给了东南沿海的中小制造业业主,会是什么结果?在中小制造业盈利根本不可能,产业转型短期达不到目的,全球金融危机影响下的外需无法恢复的情况下,这些资金会转移到什么地方?不会炒房或者直接去做房地产吗?再有试问广大愤青们,难道东南沿海的中小企业主就不是资本家了?更何况原来的广大制造业投资更多的来自于外来投资,那么给国企不对,给小资本家和外来的资本家倒是对了?什么逻辑?
    未必房地产相关行业就不是制造业,未必只有在工厂给美国人韩国人创造财富就是十分正确。当然,我的本意不是歧视外来投资,而是仅仅是驳斥那些糊涂愤青的言论,也兼而批评那些书斋经济学家的无知。
    那么,把投资和银行信贷投到哪个方向?全倒到大海里喂王八。
    真要给了万科华远和SOHO中国的话,不知道又怎么被骂呢。而且我好像听说:老潘的资金有很多来自于国外。”

    仅仅09年一年的时间,因为4万亿拉动地方投资,中国经济全面走出低谷,我们可以不相信GDP的增长,但是我们应该记得年初我们对失业的忧虑被年末对通胀的忧虑所代替,为什么?4万亿投资是多么正确的决策啊!年末,我们对房价的忧虑又成为上下一致的关注重点。如果不是经济稳定,如何谈到全民买房?吃饭尚且是问题,80后甚至90后买房成为话题中心还能出现吗?

    国企央企,在其中的作用有多大我们姑且不再说明,但是,我们的经济发展目前摆脱不了央企国企,国民经济攸关的重点行业离不开央企国企的支撑,至于垄断行业的分配问题,与国民经济全局相比,哪个更重要?我想不用我再给答案了。

    当然,国企央企的治理之路还很漫长。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